什么樣的御墨,才配得上康熙帝的六十歲大壽?
來源:    發布時間: 2019-08-29 16:15     次瀏覽

 

清 康熙六十大壽御制《耕織圖詩》套墨(四十八錠)

福建東南2019秋拍

 

作為重要的書寫材料與文房用品,中國古人對于“墨”或者說“墨錠”相當看重。墨的質量決定了書畫作品能否在千年之后仍舊煥發著難以泯滅的神采。《蕉窗九錄》云:“古人用墨,必擇精品,蓋不特籍美于今,更籍傳美于后。昔晉唐之書,宋元書之,皆傳數百年,墨色如漆,神氣賴以全,若墨之下者,用濃見水則松散湮污,用澹則重褙,則神氣索然,未及數年墨跡已脫,此用墨之不可不精也。”說的正是這個道理。也因此,文人和書畫家們格外看重墨的質量,上品之墨,其價逾拱璧,甚至有“黃金可得而佳墨不可得”的俗諺。

 

 

文人貴胄們紛紛以收藏名墨為傲,皇宮之中亦是如此,除了地方進貢的“貢墨”之外,宮中也云集能工巧匠制作“御墨”以供皇帝使用。清代皇宮中,內務府造辦處御書處有“墨作”,專司制作御墨,這類御墨,無論在選材、設計、制作上都極盡奢華,代表了清代宮廷獨特的審美趣味和工藝高度,因此具有很高的文物價值、歷史價值與藝術價值,一直受到關注。但此類御墨因作為內廷專用,故極少流入民間,目前以兩岸故宮所藏最為豐富,藝術市場則罕有出現。

 

清代御墨中以康雍乾三代為代表,而康熙御墨因其選材、制作、裝飾延續了明代之余緒,更顯難得,往往為藏家珍而寶之,目前藝市中無有流通者,一旦現身則必然引發諸多關注——清康熙六十壽誕御制《耕織圖詩》套墨就是其中的典型。

 

清 康熙六十大壽御制《耕織圖詩》套墨 

原配提梁漆盒(正、背面局部)

 

這套清康熙六十壽誕御制《耕織圖詩》套墨共四十八錠,全部裝于清宮原配的提梁漆盒內。提梁漆盒正面和頂部繪有五爪雙龍,左右、背面繪有正面龍,提梁上繪有金纏枝花紋。這種漆藝提梁囊匣是清宮御墨包裝的典范,囊匣整體用料厚重飽滿,給人大氣純正的穩當之感,而富貴華麗的裝飾則消減了因厚實用料而產生的笨重感:描金彩繪,紋樣細膩豐富,通過多種金色的運用,彰顯了強烈的層次感,烘托出煌煌大氣的皇家奢華之風,是清代御墨最高級別的包裝,其身份無可置疑。“以漆匣密藏之,欲滋其潤”更是最妥當的墨錠收藏包裝。

 

 

漆盒內共設有四個抽屜,每一屜中裝有十二錠墨,共四十八錠。每一錠墨都配有黃綾套及五爪龍錦蓋,二錠合裝在一個小杉木盒內,每屜六盒,使得墨錠嚴絲合縫地放置于屜中,防止因磕碰和晃動引起的損壞,這也是其歷經三百年仍然保存完好的原因。

 

 

打開杉木盒上的五爪龍錦蓋,抽出黃綾套,四十八笏《耕織圖詩》墨錠便完全呈現于世人面前。四十八錠墨形制尺寸完全相同,每笏墨及側款、頂款,俱刻有“皇清康熙甲午年”“頂煙”字樣,以《佩文齋耕織圖》46幅為原型,正面為《耕織圖》,背面為康熙帝為《耕織圖》所寫的御制詩,加上“耕”“織”各一的序文,組成了“耕”墨二十四笏,“織”墨二十四笏。背面的陰文“御制詩”三字以純金描繪,與正面的印拓同色,下方的詩文內容亦是陰文,填描的則是金摻銀,層次感豐富。

 

 

《耕織圖》是康熙帝于1696年命御用畫師焦秉貞所繪,并由康熙帝親自撰序,逐圖題詩,意在教化百姓、鼓勵農桑,恢復因清初長期戰亂導致停滯的農業生產。被賦予了這樣重大的政治意義,因此康熙帝特別重視《耕織圖》,而肩負了重任的焦秉貞也不負期望,以極為生動細膩的筆法再現了農桑中每個重要的環節,兼之融合了西方透視的技法,以及精湛古雅的設色,實為難得一見的佳作。《耕織圖》完成后,康熙帝命內府鏤版印行,由朱圭、梅裕風刻版,康熙五十一年,終于全部刻板制作完成。

 

清焦秉貞畫 康熙詩 御制耕織圖

(節選)

國會圖書館藏

清康熙三十五年內府刊本

康熙六十大壽御制《耕織圖詩》套墨(節選)

 

制作于康熙甲午年(即公元1714年,康熙五十三年,康熙帝六十歲時)的《耕織圖詩》套墨則是以此《耕織圖》與御制詩為藍本,選取圖中最生動、最緊要的部分,并加以構圖整合、細節的再創作,雕刻長方的墨模,將平面的圖畫呈現為具有立體感的“雕刻式”圖案展現于墨錠上,同時保留了畫作線條精細、轉折柔和、刻畫生動、不同物象質感鮮明的特點,在藝術形式的轉化上可謂成功。也因《耕織圖》意義重大,畫面精彩,自此成為清宮御墨的重要題材之一。

 

御制耕織圖

清康熙三十五年序內府刊本

哈佛大學圖書館藏

 

清代吳振棫《養吉齋叢錄》有載:“供御之文房四事,別類、稱名不可勝紀……圣祖朝收藏者,墨上刻繪標志曰‘端凝鑒賞’、曰‘內殿輕煤’、曰‘淵鑒齋模古墨清賞’、曰‘訂正古文墨’、曰‘評選古文墨’、日‘佩文齋藏墨’……曰‘《耕織圖》御詩墨’。”由此可見《耕織圖》御墨之影響深遠,特別是此套御墨乃專為康熙六十大壽所制,體量巨大、品相完整、等級崇高,又為康熙朝制作,堪稱“獨一無二”。

 

 

由于意義重大,這套御墨的工藝也因此更精細、復雜。在材料上,歷來有以珍貴礦石、黃金和中藥入墨的傳統。宋代李廷珪制墨,每料用珍珠三兩,王晉卿制墨,用黃金和丹砂;明代羅小華墨以黃金、珍珠雜搗混合,方于魯、程君房制墨,于傳統的珍珠之外又加入麝香……清宮的墨特別是康熙時期的墨,延續了明墨之余緒,自然也加入了黃金、珍珠、麝香、熊膽等等,種種材料精挑細選,可惜秘方未傳,也使得康熙御墨在科學技術如此發達的當下也無法被完整復制。

 

“皇清康熙甲午年”

(康熙五十三年,公元1714年,康熙皇帝六十歲)

 

 

特別是這套康熙御制《耕織圖詩》套墨,其表面的楷書陽識“頂煙”亦彰顯了其選材之精,加之繁復的制作工序,造就了此套墨致密的質地,從表面“耕織圖”以及序文纖毫畢現的細節、有力挺拔的線條、都可以印證這一點。若質地稍有松散或材料研磨不夠細膩、混合不夠充分,都可能導致畫面的殘缺、漶漫、模糊,然而此套墨自制作完畢后,經三百年跌宕變遷,仍然線條清晰、保存完好,已非“難得”所能形容。

 

清焦秉貞畫 康熙詩 御制耕織圖

(節選)

國會圖書館藏

清康熙三十五年內府刊本

康熙六十大壽御制《耕織圖詩》套墨(節選)

 

關于墨的收藏和品玩,是自古就相當風行的收藏類別——

呂行甫好藏墨而不能書,時磨而小啜之。石昌言藏墨不許人磨。李公擇見人墨輒奪。蘇子瞻蓄墨至七千梃,遇天氣晴霽輒出品玩。而潘谷見秦少游所藏廷珪墨即下拜,曰:‘真李氏物,我生再見矣’,司馬溫公無所嗜好,獨蓄墨數百斤。

 

 

對于墨的價值衡量,不僅僅只限于實用價值這一層面,藝術價值、文物價值乃至稀缺資源本身的價值也成為重要的因素,這導致了“千金買墨”的故事在中國古代屢見不鮮——

 

“黃金可得,李廷珪之墨不可得”,金章宗用黃金一斤換蘇合墨一兩,羅龍文所制墨價逾拱璧,方于魯、程君房的墨一斤要用三斤的白金來換……汪氏墨品中的十色八卦墨,每錠能賣到六兩,十錠就是六十兩,相當于當時一個知府的一年半俸祿,而只是市品,并非御制之物,清宮御墨在當時甚至根本不可能流通于民間收藏市場中。

 

清乾隆 「龍香」御墨 (一套共十方)

北京保利2015春 龍香——清宮御賞文玩 專場

成交價:RMB 8,222,500

 

當下的藝術市場,越來越多的藏家也開始重視墨的收藏:2015年,保利“龍香——清宮御賞文玩”中一套十錠的乾隆“龍香”御墨以822.25萬元成交,2018年保利的禹貢專場中,一套八方的清乾隆御制仿漢瓦當御墨也拍出了299萬元的成交價。

 

以上均為乾隆御墨的拍賣數據,關于康熙御墨,目前甚至不曾現身于流通中的藝術市場,我們僅能通過乾隆御墨進行推斷:乾隆御墨雖然罕見然而尚有藏家陸續釋出,以瓦當和“龍香”御墨為例,僅僅八錠的瓦當御墨,每錠均價達到37萬元,整體數量多出兩錠的十錠“龍香”御墨,平均一錠價格達到82萬元;御墨的價格隨著整體數量的增加,并非簡單地增加相應數量的單價,而是呈現出翻倍增加的形式。而同樣屬于清宮御墨之等級,比乾隆御墨更古老數十年的康熙御墨,整套數量多達四十八錠,此種意義重大的康熙御制“墨王”,其價格無可估量。

 

總之,對研究者而言,此“墨王”乃是深入了解康熙朝宮廷制墨的珍品,而對于藏家而言,這更是僅此一件、不可再得的重寶。

 

 

本次東南十周年秋拍,這套康熙六十大壽御制《耕織圖詩》套墨就將正式亮相東南拍場,以其煌煌之面目、皇家之風范,饗四海藏家。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新聞搜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楊橋東路19號壽山石文化城二樓

傳真:+86-591-8831 8356

微信:fjdnpmwx

郵箱:[email protected]

東南拍賣微信號

Copyright ? 2010-2020,www.463332.live,All rights reserved

中文域名:東南拍賣.cn 版權所有 ? 福建東南拍賣有限公司

閩ICP備12005744號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256號

广东麻将番数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