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想得到一方“宮里來的”的硯臺呢?
來源:    發布時間: 2019-09-12 10:10     次瀏覽

 

 
 
 

清康熙 御賜孫勷松花石硯

福建東南2019秋拍

 

硯臺作為書房案頭重要的文具,無論是材質還是雕刻,都相當有講究,自古長期就有“四大名硯”之說,然而于“四大名硯”之外,又有一種蔚為著名的硯石,則是由皇帝親自撰文推廣,并命宮廷專門制作,只用于內廷使用以及頒賜親貴重臣,可謂歷史上獨有的“官硯”用石——這便是清代康熙皇帝鐘愛的松花石硯。

 

康熙帝便裝寫字像軸

 

關于松花硯石的出產和推廣,康熙曾經親撰過一篇《制硯說》,記錄甚詳。此文收錄在《圣祖仁皇帝御制文》第二集當中,其文曰:

“盛京之東,砥石山麓,有石礧礧,質堅而溫,色綠而瑩,文理燦然,握之則潤液欲滴。有取作礪具者,朕見之以為此良材也,命工度其小大方圓,悉準古式,制硯若干方,磨隃糜試之,遠勝綠端,即舊坑諸名產亦弗能出其右。爰裝以錦匣,臚之棐幾,俾日親文墨。寒山磊石,洵厚幸矣!顧天地之生材甚伙,未必盡見收于世,若此石終埋沒于荒煙蔓草而不一遇,豈不大可惜哉!朕御極以來,恒念山林藪澤,必有隱伏沉淪之士,屢詔征求,多方甄錄,用期野無遺佚,庶愜愛育人材之意,于制硯成而適有會也,故濡筆為之說。”

 

制硯說

《圣祖仁皇帝御制文》第二集 卷三十

 

從文中可見,松花石出產于“盛京之東,砥石山麓”,乾隆時期于敏中的《西清硯譜》中寫明“松花石出混同江邊砥石山”,所謂混同江即東北吉林的松花江。康熙帝在出關東巡期間,關注到了松花江畔砥石山上的綠石。它們質地堅膩,色嫩而純,溫潤欲滴,其間浮泛著天然的紋理,格外神妙,加之出自清朝發祥的“龍興之地”,自然相比其他硯石更多了一重深層的貴重含義,也因此得到了康熙帝的青睞。

 

松花石雙鳳硯說

清乾隆 于敏中《西清研譜》

 

康熙帝命宮中造辦處以此制作為硯臺,所用松花石則由東北進貢至內廷,自此松花石硯成為了清朝御硯,并主要集中制作于康雍乾三朝,其中以康熙時期的松花石硯制作最為精良,不僅甄選質地最為細膩溫潤的石材,且雕琢工藝上也極盡精湛,其在宮中藝術品中地位殊高。康熙帝不僅自己使用松花石硯,更以此頒賜群臣,作為帝王對于臣子的重要賞賜之物。關于此,康熙時期陳元龍的《格致鏡原》中記載明確:“我皇上得松花江之砥石山石,賞識其佳,創自圣心,命工創制為硯。用佐玉幾揮毫,間以頒賜詞臣。”

 

 

能夠得到皇帝賞賜的松花石硯,對于臣子們而言,不啻是得到硯臺這樣簡單的意義,更是一種殊榮。大約由于硯臺是文人“最相親傍”的文房用具,故此康熙帝將其賞賜給翰林院學士等臣僚,以示恩典。如康熙四十二年正月初三,“召翰林院掌院學士揆敘、侍郎吳涵及翰林陳論等六十人至南書房,賜砥石山石硯,人各一方。”康熙五十五年三月,“賜翰林諸臣松花綠石硯,中使宣旨:査慎行、吳廷楨、廖賡謨、宋至、吳士玉五人向在武英殿纂修,著揀式樣佳者給與。”而翰林院侍講孫勷正是獲此殊榮的臣僚之一。

 

 

孫勷,本姓李,字子未,號莪山、誠齋。李文科次子,長洲名宦孫繼嗣孫。他是康熙二十年的山東解元,二十四年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散館授檢討。康熙五十三年,孫勷晉升為翰林院侍講,改授翰林院提督四譯館、太常寺少卿。孫勷歷官康雍兩朝,為人清慎,才華橫溢,素有文名,與鄭板橋交好,被蒲松齡譽為“海內宗匠”。也正是在孫勷任翰林院侍講期間,康熙五十八年,他獲得了康熙帝賞賜給他的這方松花石硯,硯臺兩側的銘文“賜翰林院提督四譯館太常寺少卿臣孫勷”、“康熙五十八年十二月初四日”即為力證。

 

(點擊圖片可查看大圖)

 

此硯為長方形,硯臺正面兩側的硯緣浮雕的竹節作為裝飾,巧妙利用了石材的天然色彩,頗具文氣,竹節的短曲線與硯臺本身挺拔的輪廓上形成了對比,化解了呆板與沉悶。

 

 

硯為ㄇ形池,池中浮雕一只獨角獸,作奔跑回首狀,神情威嚴,頗具態勢,周身雕鱗甲,四爪俱利,如火焰狀的尾尖呼應了四周繚繞的火云,極富動感,栩栩如生。據其獨角、披鱗、獸爪的特征,或可推測此獸為甪端。甪端乃是中國傳統的靈獸之一,《宋書·符瑞志下》載:“甪端日行萬八千里,又曉四夷之語,圣主在位,明達方外幽遠,則奉書而至。”可見甪端乃是“通宵四夷之語”的靈獸,孫勷提督四譯館,其職責便是接待四方鄰國貢使和翻譯邊疆民族及鄰國語言文字,康熙帝以松花石甪端硯賞賜這樣一位臣僚,同時概括了其“文人”與“翻譯官”的翰林院提督四譯館的身份,實在既恰如其分又相當巧妙。

 

 

硯池下方留出微凹的圓形硯堂,打磨光潔。硯背起一圈寬棱,中央陰刻康熙御題楷書硯銘“以靜為用 是以永年”八字,這是康熙朝松花石硯常見的硯銘之一,其下陰刻篆書“康熙宸翰”四字方印。此甪端硯乃康熙松石硯之典型,其題材、形制、造型、御銘與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清康熙松花石麒麟池硯幾乎如出一轍,而在細節的裝飾上(如兩側的竹節)更為出彩。除此之外,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清康熙松花石歲寒三友圖硯、清康熙松花石夔龍硯亦可作為比較參考。

 

清康熙 御賜孫勷松花石硯 拓片

 

清康熙 松花石麒麟池硯 故宮博物院藏

來源:羅揚《故宮藏清代松花石硯概述》

 

清康熙 松花石歲寒三友圖硯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來源:臺北故宮博物院官網

(點擊圖片可查看大圖)

 

清康熙 松花石鳳紋硯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來源:臺北故宮博物院官網

(點擊圖片可查看大圖)

 

此硯石質潤澤,色澤青綠,硯堂硯背遍布橫刷絲紋,仿佛蕉葉初展,撫之細膩如肌膚,乃是典型的老坑松花石,令人聯想到《格鏡致原》中的形容:“滑不拒墨,澀不滯筆,能使松煙浮艷,毫穎增輝,昔人所稱硯之神妙無不兼備,洵足超軼千古”,所言不虛。松花石硯大多是在康雍乾三朝制作,以康熙朝所用石材品質最為精良,此硯便是其中典范。

 

 

從體量上而言,此方松花石硯也屬于形制較大的類型,其硯長14.4厘米、寬9.9厘米、高1.5厘米,與臺北故宮所藏同時期的松花石硯可略作一比較:前文所提及的清康熙松花石歲寒三友圖硯,硯長14.4厘米、寬9.5厘米、高1.1厘米,而另一件清康熙松花石獸面紋硯,硯長12.5厘米、寬8.5厘米、高1.4厘米。松花石開采制作均不易,能夠在體量上達到如此形制,特別是保證長寬的情況下又能夠達到飽滿的厚度且規整端方,可謂難得。

 

 

此硯仍保留了清宮造辦處原配的嵌白玉打框紫檀木盒,其錫制內胎不僅與紫檀木完美嵌合,更能夠防止其收縮變形,故能隨硯臺留存至今,錫胎底盒內凹,便于硯臺的取用和洗滌。對于御賜之物,孫勷自然也非常愛惜,于紫檀木匣外另外制作了金絲楠木箱,加以珍藏。此硯著錄于文物出版社的《名硯辨》、日本美術出版社《中國の硯 硯臺》以及河出書房新社的《文房至寶 硯.墨.筆.石印》當中。

 

 

由于是宮中御物,加之制作時期集中在康、雍、乾三朝,因此目前清代松花硯的存世量不多,北京故宮館藏八十余方,臺北故宮所藏約百二十方。因松花石硯的“御硯”身份,目前在藝術市場中流通的康熙松花石硯精品數量尤為稀少,往往甫一亮相就成為藏家關注的“重器”,其市場成交價格亦相當驚艷:在2010年中國嘉德的“翦淞閣 文房清供”專場中,一方清康熙御制松花石龍馬硯(9.9×6.3×1cm的)以425.6萬元的價格成交,2011年北京保利的“有感于斯文—宮廷逸趣與詩、書、畫、印”專場中,一方長9.5cm的清康熙松花石雕蒼龍教子松花硯以345萬元的價格成交,同年西泠拍賣的清康熙御銘鳳紋松花石硯(12.1×9×1.4cm)更是拍出了529萬元的成交價。

 

清康熙 御制松花石龍馬硯

成交價:425.6萬元

中國嘉德 2010春 “翦淞閣 文房清供”專場

清康熙 御銘鳳紋松花石硯

成交價:529萬元

西泠拍賣 2011春 文房清玩·歷代名硯專場

松花石雕蒼龍教子松花硯

成交價:345萬元

北京保利 2011春 “有感于斯文”—宮廷逸趣與詩、書、畫、印

 

與以上拍品相比,此硯擁有獨一無二的硯側雙銘文,體量為其中最大,加之謹選的石材、精湛的雕工、精美的配匣,都是康熙松花石硯的一時之選,堪稱清代宮廷制作的典范與代表,完美詮釋了清宮藝術品的審美趣味和制作工藝,加之硯側銘文明確記錄了其賞賜的時間、對象,更顯其珍貴。

 

 

小小一方松花石硯,既是中華文化的承載,更是文化認同與文化融合的縮影,于硯臺這一文房雅物的藝術之外,又添一重更為深沉的文化含義。此件清康熙御賜孫勷松花石硯將在本次的東南十周年秋拍中正式亮相。十年拍賣,東南亦走過了專注挖掘拍品的藝術價值與文化價值的十年,在迎來轉向與新生的未來歲月,我們仍將秉持這樣的專注之心,繼續與四海藏家一起尋珍求美。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新聞搜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楊橋東路19號壽山石文化城二樓

傳真:+86-591-8831 8356

微信:fjdnpmwx

郵箱:[email protected]

東南拍賣微信號

Copyright ? 2010-2020,www.463332.live,All rights reserved

中文域名:東南拍賣.cn 版權所有 ? 福建東南拍賣有限公司

閩ICP備12005744號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256號

广东麻将番数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