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魔”黃丕烈:平生所好惟聚書
來源:    發布時間: 2019-09-25 15:00     次瀏覽

 

嘉慶四年己未(1799)九月十三日,三十七歲的藏書家黃丕烈邀請了陳廷慶、陳鴻壽(號曼生)、李福等好友,在家中擺開宴席,在宴席上,陳鴻壽當即為黃丕烈畫下了《蕘圃賞雨圖》,黃丕烈相當滿意,又囑咐陳鴻壽為自己再畫一卷《得書十二圖》。(事見近人王大隆《黃蕘圃先生年譜補》)

 

 

黃丕烈(1763~1825)

長洲(今江蘇蘇州)人,清代著名藏書家、目錄學家、校勘家。字紹武,一字承之,號蕘圃,紹圃,又號復翁、佞宋主人、秋清居士、知非子、抱守主人、求古居士、宋廛一翁、陶陶軒主人、學山海居主人、秋清逸叟、半恕道人、黃氏仲子、民山山民、龜巢老人、復見心翁、長梧子、書魔、獨樹逸翁等。有藏書室士禮居、百宋一廛、陶陶室等。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舉人,官主事,嘉慶六年(1801年)發往直隸知縣不就,專一治學和藏書。

 

 

這是黃丕烈年譜中首度出現的陳鴻壽的身影。

 

除了《賞雨圖》和《得書圖》之外,這一年,黃丕烈還囑咐陳鴻壽為他自己和另外三位好友顧之逵、周錫瓚、袁廷梼畫一卷《藏書四友圖》。此事見于黃丕烈的宋刻本《古文苑》跋文:“余向屬錢塘陳曼生作《藏書四友圖》。四友中抱沖已作古三年,所存者三人耳……圖之作,在己未冬。”

 

清 黃丕烈《蕘圃藏書題識》

屠友祥 校注

上海遠東出版社 1999年10月

 

 

陳鴻壽(1768-1822)

字子恭,號曼生,老曼、曼壽、曼公、別稱夾谷亭長、胥溪漁隱、種榆仙客、種榆道人,浙江錢塘(今杭州)人。為“西泠八家”之一。陳鴻壽服膺丁敬,并受蔣仁、黃易、奚岡等人指導。著有《種榆仙館摹印》、《種榆仙館集》、《種榆仙館印譜》、《桑連理館集》等。

 

 

而嘉慶四年,也是黃丕烈收獲頗豐的一年,在這一年中,僅是宋刻本,他便收獲有《千金方》、《圖畫見聞志》、《圣宋文選》、《愧郯錄》等等,這對于藏書家黃丕烈而言,不啻是欣喜之事。

 

黃丕烈好藏書是出了名的,特別嗜宋刻本如性命。他自稱為“佞宋主人”,說:“顧念余生平無他嗜好,于書獨嗜好成癖,遇宋刻,茍力可勉致,無不致之以為快。”嘉慶七年,黃丕烈遷居懸橋巷,將新建的藏書室命名為“百宋一廛”,專貯他十余年以來收藏的一百多部宋版書。而乾嘉時期的藏書史,也就此被稱為“百宋一廛時代”(陳登原《古今典籍聚散考》),以一間藏書室概括一個時代的藏書史,黃丕烈的影響可見一斑。這間“百宋一廛”也是黃丕烈的驕傲,他又請到了陳鴻壽刻了一方“百宋一廛”長方印,傳為書林的一時佳話。

 

陳鴻壽為黃丕烈刻 青田石平頭閑章

4.1×2.5×2.4cm

印文:求古居

 

 

出版:

1.《種榆仙館印譜》(清),陳鴻壽刻,郭宗泰輯,道光元年年1821 年鈐拓拓本。

2.《中國篆刻叢刊第十六卷- 陳豫鐘、陳鴻壽》P127,日本二玄社,1982 年。

3.《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下冊P1132,上海博物館,1987 年。

4.《中國藏書家印鑒》P143,上海海書店出版社,1997 年。

5.《明清著名藏書家藏書印》P151,北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0 年。

6.《中國歷歷代印風系列——清代浙派印風》上冊P193,重慶出版社,2000 年。

7.《陳鴻壽篆刻》P150,上海書畫出版社,2007 年。

8.《可齋論印》三集P247,上海辭書出版社,2007 年。

 

(點擊可查看大圖)

 

而在“百宋一廛”之后,黃丕烈的宋刻本仍在增加,“百宋一廛”放不下了,他又新開辟了一間藏書室——求古居。關于求古居,黃丕烈在為陳經所編纂的《求古精舍金石圖》所作的序言中寫道:“余以求古名其居,為藏宋刻書籍也。”嘉慶十七年,黃丕烈還將求古居所藏宋版書整理出《求古居宋本書目》,收錄了一百八十七部宋版書,至今影響深遠。對于與“百宋一廛”同樣舉足輕重的“求古居”,黃丕烈當然也延請陳鴻壽為他篆刻一枚齋館印,這就是本次東南秋拍中這枚青田石朱文“求古居”印的由來。

 

陳鴻壽為黃丕烈刻 青田石平頭閑章(題款)

此印見道光元年,郭氏輯《種榆仙館印譜》時曼生尚在,手澤賴是譜以傳曼生得之矣。郭氏名宗泰,曼生知交也。慰祖記于可齋。

 

孫慰祖(1953- ):別署可齋,上海人。篆刻家,印學理論研究者。幼習書法篆刻得翁思洵、顧懋鈞指授,繼師韓天衡。又從馬承源攻習璽印篆刻鑒定研究。現為上海博物館研究員、上海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篆刻藝術院研研究員、西泠印社副秘書長兼印學理論與社史研究室主任。

 

這枚求古居印著錄于陳鴻壽的《種榆仙館印譜》中——這是陳鴻壽生前所輯印譜,因而其確真性無需質疑,從篆刻風格上看,也是陳鴻壽典型的方折朱文一路,用刀爽利而嚴謹,切刀起伏而有節奏,于浙派面目中又見鮮明個性,無愧“西泠八家”之名。

 

 

陳鴻壽為黃丕烈刻 青田石閑章

5.1×2.1×2.1cm

印文:復翁啓事(白)

秦漢書柬間,止用名印。后有‘某人言事’、‘某人啟事’、‘某人白事’等字者,極當。

——明 甘旸《印章集說·書簡印》

 

除此之外,陳鴻壽為黃丕烈篆刻有多枚印章,本次秋拍的另一枚“復翁啟事”就是其中之一。“復翁”是黃丕烈別號,其中又有一段緣由:嘉慶十一年丙寅的冬天,四十四歲的黃丕烈生了場大病,一病就是將近兩個月,其間兩度彌留,好在年底病愈,仿佛重生一般,因此,黃丕烈特別為自己改號“復翁”,以記這次“復生”的經歷。這枚“復翁啟事”當時之后陳鴻壽為黃丕烈所作。這是一枚書簡印,作為書信時使用,令人不免想象,黃丕烈是否在與包括其他“藏書三友”在內的好友們寫信時,曾經使用過這一枚“復翁啟事”?

 

陳鴻壽為黃丕烈刻 青田石閑章(邊款)

邊款:曼生為蕘圃作。

先生自號蕘圃,或題蕘夫,亦曰老蕘。

——清 葉昌熾 《藏書紀事詩》

題款:曼生為黃丕烈作,復翁、求古居士皆其號也。嘉慶中曼生嘗二訪黃氏,又有百宋一廛之作,今歸上海博物館矣。慰祖。

 

好友顧廣圻曾經為黃丕烈寫過一首《復翁詩》,開頭一句便是“復翁復生書不死,遠信初聞雜驚喜”,然而,復翁終究故去,他所收藏的數百部宋版書也散佚四方,百宋一廛、求古居兩處藏書室也早已難覓蹤影,好在,“求古居”與“復翁啟事”這兩枚印章幾經遞藏,于今秋亮相東南十周年拍場,呼應著篆刻專場的“永壽”主題,也足以讓我們感嘆一句——

金石永壽。

 

“余之惜書而不惜錢,其真佞宋耶?誠不失為書魔云爾。”

 

收藏著這些古老印章的人們,與孜孜不倦“求古”的“書魔”黃丕烈,何嘗不是同道中人呢?

 

參考文獻:

1、[清]黃丕烈著,屠友祥校注 《蕘圃藏書題識》上海遠東出版社 1999年10月

2、[清]江標 《黃丕烈年譜》中華書局 1988年

3、姚伯岳《黃丕烈評傳》 南京大學出版社 1998年12月 

4、趙博雅 《黃丕烈年譜新編》河北大學 2010年5月

 

東南秋拍

 

拍賣時間

2019年10月12-13日

拍賣地點

融僑皇冠假日酒店三樓·皇冠廳

(福州市臺江區江濱西大道100-1號)

預展時間

2019年10月9-11日[9:30-18:00]

預展地點

東南藝術中心

海峽文化產權交易所展廳

(福州市楊橋東路雅道巷)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新聞搜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楊橋東路19號壽山石文化城二樓

傳真:+86-591-8831 8356

微信:fjdnpmwx

郵箱:[email protected]

東南拍賣微信號

Copyright ? 2010-2020,www.463332.live,All rights reserved

中文域名:東南拍賣.cn 版權所有 ? 福建東南拍賣有限公司

閩ICP備12005744號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256號

广东麻将番数表